过去六天,市民们走上了伊朗的大街小巷,抗议政府的压迫和物价的上涨。根据该国的视频广播显示,示威者与防暴警察之间的冲突日益激烈,自抗议开始以来,估计有多达21人死亡。但是,一场另类的战斗也在网上展开,抗争者寻求安全的渠道,而在那裹他们则可以摆脱政府的干涉。

甚至在抗议之前,伊朗政府封锁了大部分的互联网,包括YouTube,Facebook以及任何可能用于规避当地网络的VPN程式。 政府通过国家最高数据中心的集中审查和当地互联网服务提供商(ISP)的干预来强制执行,以实行更具体的命令。 最终的结果是出现了一个偶然的系统,仍然可能产生政府视为威胁—即是任何能够产生毁灭性影响的服务。



多年来,伊朗最受欢迎的加密通讯软件是Telegram。虽然一些密码学家批评了Telegram的自製密码学,但是当地的伊朗用户更关心该应用程序的独立性,尤其是比较不受美国干预。(该应用程序的核心开发团队位于俄罗斯,使其不太容易受到美国政府的干预)。该应用程序的大量群体聊天证明了它是受欢迎的,而政府针对个人用户,有时会通过截获发送到使用者电话号码的帐户重置消息来入侵帐户。

随着抗议愈演愈烈,Telegram已成为组织者的工具和政权的目标。上週六,Telegram以违反服务政策—反对呼吁暴力的原因暂停了受欢迎的Amad新闻频道。其中一个对话是Iran’s Minister of Technology公开建议抗争者用燃烧瓶攻击警察。根据Telegram创始人Pavel Durov的说法,政府还要求暂停其他一些没有违反暴力政策的渠道。当Telegram拒绝时,政府就在全国暂停了该应用程式的使用。接着,政府也禁止了Instagram,政府坚称这两个禁令是暂时的,一旦抗议声浪平息就会解除。

其中一个替代方案是Signal,它提供了类似的群聊功能和更强大的加密功能 – 但是Signal在伊朗被封锁的原因是完全不同的。该应用程序依靠Google AppEngine通过一个名为“domain fronting”的过程来掩盖其流量。结果是,在被Google大量的流量包围的情况下很难检测到Signal流量,但这也意味着Google何时不可用,Signal也随之无法使用。

与此同时,Google似乎已经阻止伊朗使用AppEngine来遵守美国的制裁。经过多年的外交压力,美国公司在出口到伊朗的任何技术方面都面临严峻的法规限制,而这些规则如何延伸到像AppEngine这样的云端服务通常是不明确的。儘管如此,Collin Anderson等研究人员表示,如果公司想要的话,Google可以在伊朗找到一个白名单,而Google则拒绝发表评论。

儘管如此,这些阻碍仍然让组织者陷入困境,没有明确的方式来协调各组织之间的活动,因为这些活动经常发展成到数十万人。而WhatsApp在国内仍然可用,虽然在过去亦曾经提出过禁止服务。

资料来源: THE VERGE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