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逢选举,居住正义诉求必然成为话题。很遗憾地,国内选举一波结束一波又起,高房价现象仍旧无解。居住正义俨然成了台湾典型的选举口号及造势工具。
深究其中癥结,政治人物即兴式打房政策并非根本之道,唯有均衡台湾区域发展,才能真正落实居住正义,有效维护房地及营建市场稳健发展。
日前新成立的「居住正义改革联盟」,集结了立委、北市议员、及民间居住正义协会等团体,再度掀起台湾居住正义失衡问题。领衔带头的立委黄国昌宣称,30年前、1989年「第一批年轻人」发起「无壳蜗牛运动」,号召年轻人夜宿台北东区顶好名店城外。30年后,当时的年轻人老了,但新一代年轻人7、8年级生,这些年被高房价玩残,又面临低薪,环境相当严峻,这联盟表示他们将号召民众于下月9日「重返东区」。
无独有偶,同样以争取年轻选民为主轴的台北市长柯文哲,日前在台北市议会进行专案报告时,竟也不约而同地率先提出加税措施。
柯文哲打算针对持有多间住房者增加房屋持有成本,藉以达到打房的效果。台北市政府正规画房屋税新税制,民众若持有一户以上,将採税率从1.2%起算累进的规划,第1户1.2%,第2户、第3户初步规划是1.5%至2.4%的,4户、5户则是2.4%至3.6%,6户以上暂定建议4.8%。
任何人都不否认税赋制度是控制房市的重要工具,然而不论台北市政府即将祭出的房屋持有累进税率,或是「居住正义改革联盟」提出的三大诉求,包括「完成实价登录2.0,落实房市资讯透明」、「修法课徵囤房税,抑制不动产炒作」与「履行社会住宅承诺,解决青年租屋困境」等。这些诉求对策均陷于见树不见林的狭隘视野,以致台湾高喊居住正义逾三十年,问题非但未见改善,甚至日益恶化。
政府改善居住正义,降低民众购屋及房贷负担,提升居住品质,最重要的策略方向并非一昧地打压房市,造成营建业这带动产业链的火车头一蹶不振。根本改变台湾房价过高,年轻人沦为无壳蜗牛,仍应积极推动区域均衡发展。
政府应该提升东台湾公共交通建设质与量,合理规划土地运用,以政策及税赋引导适合花东两县发展的环境亲善永续产业,创造庞大就业机会,引导年轻人前来东台湾创业及就业生活。
政府长期以来不断地投入鉅资,集中于六都软硬体建设,各类产业自必随之集中于公共设施及资源充沛的大都会,而年轻人为了工作需要,也不得不挤进双北市,形成恶性循环。相较于我国政府倾力灌注公帑逾首都,欧美先进国家则积极开发新市镇,创造区域均衡发展,提供人民更多的居住选择,大幅提升国民生活品质。
政治人物每逢选举必高喊打房,年复一年週而复始,居住正义始终停留于政治口号。我们唯有提出更前瞻与更开阔的诉求,改变政府重西轻东极端扭曲的国家发展政策,积极投资建设花东,引导年轻人东移发展,挥别无壳蜗牛标籤,创造更美好的生活品质。

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